危废资源化利用有新路

来源:中国化工报 添加时间:浏览量:
       当前,我国将危险废物防治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严厉打击危废非法转移、倾倒,进一步加强全过程监管,逐渐得到各级政府和社会的高度关注。在11月中旬举行的2018年石油和化工行业绿色发展大会固体废物治理及资源综合利用论坛上,中国化工报记者获悉,通过采用新技术合理处置危废并进一步资源化利用成为现实。
 
  危废防治进入新局面
 
  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危险废物管理部主任郑洋表示,我国危险废物包括46大类479种,种类繁多,来源广泛,存量多,处理难度大;具有腐蚀性、毒性、易燃性、感染性,处理不当会给环境带来极大风险。基于此,我国的危废监管和治理正在不断加强,危废处置进入新局面。
 
  2018年6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提出,完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转移等管理制度,建立信息化监管体系,提升危险废物处理处置能力,实施全过程监管;严厉打击危险废物非法跨界转移、倾倒等违法犯罪活动;深入推进长江经济带固体废物大排查。
 
  今年来,“洋垃圾”禁令;“清废行动2018”对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开展了地毯式排查,对固体废物倾倒情况进行全面摸排核实;第二批环保督查回头看将固废、危废作为重点督察内容。
 
  在煤化工领域,也面临危废处置的难题,并成为其可持续发展的瓶颈。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轻纺部主任助理刘志学指出,国内的现代煤化工项目陆续投产,同时产生的高盐废水浓缩结晶后的杂盐就被认定为危废,产生量达数十万吨。
 
  而杂盐的处置不当会对社会和企业产生较大影响。今年7月,生态环境部对新疆某煤制天然气项目竣工验收就作出不合格的决定,原因之一就是固体废物产生量、处置方式和去向不明确。
 
  资源化利用有新路径
 
  在本次大会上,一批危险废物处置的新技术、新设备亮相,为危废处理提供了新路径。
 
  陕西石油化工研究院自主研发的油泥分离与资源化利用技术,集油泥无害化处置及资源化利用于一体,采用减量化油泥掺配水煤浆高温气化制备合成气,以及油泥掺配煤化工固废制备无机功能材料两大资源化工艺路线。
 
  “这是我们在国际上首次将石化行业的危废处置与煤化工及建材清洁生产跨界耦合,真正实现油泥无害化处置及资源化利用。”陕西省石油化工研究院负责人介绍,该技术与焚烧、热解及填埋等传统方法相比,具有投资低、无二次污染物生成及污染物转移,资源回收利用率高等优点,已在榆林煤化、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多个油泥处置项目应用,累计处理各类油泥40万吨,回收原油资源化产品12万吨左右,直接创造经济效益5亿元。
 
  上海复洁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低温真空脱水干化成套技术,将物料脱水与干化(干燥)工序合成一体连续完成。“该技术适用于市政污泥、工业污泥(危废)等,填补了国内外污泥脱水干化一体化处理的空白。”复洁环保市场经理赵利利说,他们在中石化所属某企业含油污泥进行除油预处理和低温真空脱水干化的处理中试装置中,污泥含油率从97%降至3%以下,有机质从68%降至0.6%~0.8%,热值达4508大卡/千克。
 
  新奥环保技术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超临界水氧化处理技术,能彻底分解污泥中的有机质,杀灭有害病菌,稳定重金属成分。相比传统的污泥处理方式,该技术对有机物降解率超过99%,不产生二噁英、二氧化硫等二次污染物,工艺流程短,反应过程为自热,无需外部热源。目前,该公司在南京化工园区建设了首个超临界水氧化危废处置产业化应用项目,年处理能力4万吨。
 
  西北化工研究院在多元料浆气化技术的基础上,创新开发有机废液(固)污染物资源化清洁利用技术,利用有机废液(固)含有碳、氢的特点,将其作为气化原料转化为合成气,实现废弃资源变废为宝。该技术已在浙江丰登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化工有限公司、宁波四明化工有限公司运行。其中,在丰登化工的装置处理能力120吨/天,3年来累计新增利润6659万元。
 
  协同处置可有效补充
 
  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研究所闫大海博士看来,利用工业生产装置协同处置固体废物潜力巨大。即利用工业窑炉将固体废物与其他原料或燃料协同处理,在满足企业正常生产要求、确保产品质量与环境安全的同时,实现固体废物无害化处置和资源化利用。
 
  “工业生产装置协同处置在国外应用较早,主要包括石灰窑处置石油焦、热解油等替代燃料使用。目前,美国一半的锅炉燃料被危险废物替代;德国约有40台电厂锅炉使用危险废物替代燃料,替代率约占25%。”闫大海说,目前我国通过锅炉协同处置危险废物仅有个别工程试验,主要包括抗生素药渣、含油污泥、煤液化油渣、制革污泥等。如嘉兴新嘉爱斯220吨/小时循环流化床锅炉使用干化后的制革污泥,掺烧比例达50%;驻马店华润古城电厂煤粉锅炉使用干化后的抗生素药渣,掺烧比例5%;首钢京唐公司炼焦炉掺加1%的煤焦油残渣和工业污泥,掺烧7%的氯代有机物。
 
  同时,协同处置危废得到了政策层面的支持。2017年6月,中国水泥协会发布的《水泥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支持利用现有新型干法水泥窑协同处置污染土壤和危险废物等,到2020年水泥窑协同处置占比由2015年的约3%提升至15%;2017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14部委联合发布《循环发展引领行动》提出,推进生产系统协同处理城市及产业废弃物,因地制宜推进水泥行业利用现有水泥窑协同处理危险废物、污泥等,推进钢铁企业消纳铬渣等危险废物。
 
  目前,生态环境部已启动编制《固体废物高温高炉协同处置污染控制标准》,完成企业标准《固体废物水煤浆气化炉协同处置污染控制标准》编制,并列入生态环境部优先编制目录。在地方层面,山东已发布《油田含油污泥流化床焚烧处置工程技术规范》地方标准。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我国水泥窑协同处置危险废物的持证单位约61家,核准危险废物处置能力超过300万吨/年,已超过传统的焚烧方法。另外,在建和规划建设的项目超过40个。“作为传统处置设施的补充,协同处置适合处置企业自行产生的固体废物。同时,企业还应做好规划,避免一哄而上。”闫大海提醒说。
【编辑: 丁晓园】 【打印】
网站声明:凡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及版权问题等错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电话010-64464198),感谢支持!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北街21号 邮编:100713